背景:
阅读新闻

关于打造文化品牌的调查与思考——山东省民俗学会

[日期:2010-01-22] 来源:  作者: [字体: ]

  山东省民俗学会成立于1987年,现有会员475名,会员来自全省各个领域,遍布全省各市县、各高等院校,下设民俗文化产业发展咨询、民俗教育、民间艺术、金瓶梅文化等4个专业委员会,成为山东省社会科学界十分活跃的学术组织。现任会长由山东省社会科学联合会党组书记、副主席刘德龙兼任,党明德(济南大学)、刘德增(山东教育学院)、郭永军(民进山东省委)、于凤贵(山东省旅游局)、马新(山东大学)、王映雪(山东省民协)、刘元刚(济南市教育局)、张从军(山东工艺美院)、王丕琢(山东省艺术馆)、李丕宇(山东艺术学院)等担任副会长,张士闪(山东大学)担任副会长兼秘书长。经费自筹。学会的活动方式主要有三种:组织会员举办学术研讨会、组织民俗调查等;面向社会举行公益性学术讲座、举办山东省大中小学生民俗征文等;积极配合有关政府部门与高校保护与开发非物质文化遗产,促进民俗文化资源的产业转化,协同地方打造民俗文化品牌等。
  一、依托学会平台,长年坚持学术研讨活动学会坚持每年至少举办一次学术年会,为广大会员提供了交流学术、增进感情的平台。同时,还结合学科建设和山东省民俗学发展的需要,召开全国性的民俗学理论研讨会和专题学术研讨会。多年来,我们就民俗与旅游、民俗学基础理论、饮食文化、山区民俗、龙文化、海洋民俗、春节习俗、年画楹联、枣文化、石榴文化、梁祝传说、牛郎织女传说等举行了多次专题学术研讨会。通过举办学术会议,锻炼了队伍,提高了学术水平,促进了学科的发展。特别是在2009年5月16日,山东省民俗学会在淄博市淄川区主办“中国孟姜女传说学术研讨会”,在国内学术界引起很大反响。
  山东省民俗学会还积极参与国内、国际的学术活动,与中国民俗学会和其他兄弟省市民俗学学术组织之间保持了良好的关系。通过开展国际学术合作,走出去,请进来,使会员们开阔了学术视野,提高了学术水平。
  二、学术研究为本,学会同仁既注重联合攻关,又各有学术领地山曼以《山东民俗》、《流动的传统》奠定了他在黄河中下游地区田野作业的权威地位,有人誉之为“国内民俗调查第一人”;刘德龙长期致力于应用民俗学,以《移风易俗之我见》《民间俗信与科学文化》、《民俗文化资源开发论纲》等探索富有地域特色的民俗文化保护与可持续发展之路;叶涛以《民俗学导论》、《领略山东民俗》等教材,在现行教育体制内探索从中小学到大学的民俗知识教育的衔接;张士闪自1993年创立艺术民俗学研究体系以来,多年来苦心孤诣,其《中国艺术民俗学》已被列入“十一五”国家级规划教材项目,专著《乡民艺术的文化解读》获中国文联第四届中国民间文艺学术著作“山花奖”一等奖;刘德增以《正统的北方人》、《山东人》支起了山东地域群体文化研究的一翼。其他如刁统菊的华北姻亲关系研究,张勃的传统节日研究,张从军的山东汉画像石研究,李新华的山东民间年画研究,姜波的山东民居研究,李丕宇的基督教文化移植山东的“在地化”研究,赵建民的山东饮食民俗研究等,都有着一定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来自枣庄山亭区北庄镇红山峪村的田传江,在学会同仁的帮助下,撰写出版了《红山峪村民俗志》,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第一本村庄民俗志。他曾应我国民俗学泰斗钟敬文之邀走上北京师范大学的博士生讲坛,成为山东民俗学人的骄傲。
  三、注重田野调查山东省民俗学会注重田野作业的风气,一直坚持将实地考察放在自己治学研究的首位。可以说,凡是从事民俗研究、民俗文化开发的学者和实际工作者,以及相关专业学习的学生,在山东的感觉可以说是”德不孤,必有邻”。老一辈学者李万鹏等先生依然活跃于田野研究,齐涛、刘德龙、刘德增、张士闪等正年富力强,以山东大学、山东师范大学、山东艺术学院的民俗学博士点、硕士点为代表的一批青年学子日益茁壮成长,山东民俗学会蕴具着无比旺盛的生机。
  四、抓住机遇,打造文化品牌譬如我会已连续三年举办的“民俗文化进高校”系列讲座活动,好评不断,在社会上引起了较大反响,许多报刊媒体如《齐鲁晚报》、《山东侨报》、《山东艺苑报》、《齐鲁艺苑》等均以较大篇幅予以报导、述评,成为一种颇受关注的社会文化现象。两年内,我会10位民俗学者在省内高校举办讲座100多场,到场听众达1万多人次。该活动旨在我省大学校园中营造关注民俗文化、珍视传统良俗的良好氛围,引发大学生群体探究民俗、体认文化传统的热潮。在举办讲座的各所高校,都不同程度地刮起“田野风”,兴起“民俗热”。这种依托学会平台、集群式地向社会输出讲座的形式,在全国具有开创意义,而这一活动本身也已经成为我会的一大文化品牌。
  “民俗文化进高校”系列讲座是我们在多次讨论中形成如下共识的:民俗文化自身有着悠久的历史,又与日常生活密切相关,是当今和谐社会建设中一份极其重要的文化资源;如果任由我们的民俗文化走向消亡,以此为基础孕育生成的中国传统文化将失去依托,因而最大限度地动员全社会力量、对之进行发掘与保护已迫在眉睫;在山东这样一个民俗大省,以系列讲座的形式在青年学子中掀起关注民俗文化的热潮,在他们心头唤醒“吾土吾民”、“留住文化之根”的文化自觉意识,乃是富有前瞻性的对于传统民俗文化的一种积极性保护。最后,学会决定用“齐鲁讲坛·民俗文化分坛”的名义,组织学会会员从不同的角度走进高校举办系列学术讲座。当时主要是基于三个方面的考虑:一是民俗学研究在山东高校有着良好基础,目前省内已有5所高校招收民俗学硕士研究生,26所高校开设民俗学课程,还有更多学校计划开设这方面的课程;二是现代教育模式忽视来自底层的民俗文化,无形之中形成了对于民俗文化传承体系的自上而下的解构。在此背景下,以讲座的形式引导大学生关注、感受我国民俗文化的丰富内涵,理解中华民族精神在生活层面的表现,可以使他们在贴近民俗文化世界的过程中,对于前此接受的人文教育有一次自下而上的重新体认。同时,借助于高校这一社会优秀人才的“流动站”,周期性地举办系列讲座活动,可以吸引更多青年才俊加入到民俗研究、民俗文化保护、民俗产业开发的行列中来,尽己所能担当这份义不容辞的神圣责任。
  事实证明,这样一种强烈的文化使命感的表达、传递与互动,是“民俗文化进高校”系列讲座获得成功的关键。此外,这也得力于山东民俗学人深厚学养的多年累积和对此活动的精心准备:其一,选题精心设计,内容“和而不同”。这从他们的讲座题目中可窥一斑:刘德龙《齐鲁文化与山东民俗》,刘德增《闯关东·山东精神·山东人》,党明德《中国人的家族情结》,李丕宇《教堂建筑艺术的中国化变迁》,张从军《画像石与汉代社会》,李新华《山东民间美术漫谈》,张勃《传统节日向何处去》,李浩《传统饮食文化漫谈》,姜波《济南历史建筑的现状与保护利用》,张士闪《艺术民俗学:从学术理念到研究实践》。其二,演讲语言生动形象,富有感染力。如刘德龙先生的讲座“齐鲁文化与山东民俗”所以很受欢迎,与他精彩的语言表达是分不开的,“如果说文化是一条大河/那么民俗就是这条大河之源/如果说文化是一棵大树/那么民俗就是这棵大树之根/如果说文化是大地上丰收的庄稼/那么民俗就是这些庄稼生长的土壤……”张士闪在讲座中,常用这样几句话表述民俗文化之意义重大,“正如我们为之自豪的趵突泉有时会停止喷涌/我们的万古黄河可能会断流/我们绵延千载的民俗文化,在今天也面临着消亡的命运/这是同样紧迫却远未引起广泛关注的大事……”精彩的演讲引发了广大学子对山东民俗的极大兴趣和发自真心的热爱。其三,调动多种艺术手段,注意与学子现场互动。刘德龙先生在演讲时,多次安排山东吕剧、北路琴书和泰山皮影相继配合表演,获得了良好的现场效果。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为加强区域文化交流,宣传普及优秀传统文化,我会在2009年6月组织了“齐鲁文化关东行”活动,先后在哈尔滨、长春、沈阳举办了6场学术报告和32场次山东快书、山东琴书、泰山皮影等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展演,受到当地干部群众的热烈欢迎和好评,获得圆满成功。
  五、积极配合有关政府部门、高校,参与到非物质文化保护的大潮中我会充分发挥民俗学的学科优势,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项目调研、内容申报、文本撰写和评审等各个方面,都起到了骨干的作用。在国家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申报和山东省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有多项内容是由学会会员深度参与或独立承担完成的,如济宁市梁祝传说、沂源县牛郎织女传说、淄博市五音戏、潍坊市杨家埠年画、寒亭区柳毅传说等。此外,我会还积极参与目前尚处于试点阶段国家级、省级文化生态保护区的考察、建设与申报工作,如微山湖生态文化保护区、潍水生态文化保护区、长岛渔民文化生态保护区等。2009年4月,省民俗学会成立了“梅花拳专业委员会”,并完成了济南梅花拳申报山东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工作。我会现已成为山东省文化厅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办公室紧密联系的学术顾问组织,相信随着各级领导和社会各界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重视,我会学者将在其中有更大的施展空间。
  近年来,我会以策划民俗文化产业项目的方式,积极促进民俗文化资源的产业转化,协同地方打造民俗文化品牌,也取得了显著成绩。如发挥民俗学的知识优势,为社会各方面提供学术咨询,积极参与了“山东省旅游发展规划”、“山东省民俗旅游发展规划”、“山东省旅游商品发展规划”、“潍坊市旅游发展整体规划”、 “潍坊千里民俗旅游线”等旅游规划的论证与评审工作。其中,我会深度介入的民俗旅游规划项目有济南槲树湾民俗风景区、“杨家埠民俗文化村发展规划”、济南九顶塔民俗风情园、青州井塘民俗村、淄博聚峰民俗风景区等。
  我会还注意与高校联合,在校园里建立民俗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研发基地,已与山东建筑大学共建“山东省历史建筑研究基地”,与潍坊学院共建“山东省民俗文化资源开发利用研究基地”,与济南大学联办的“民俗与非物质文化研究基地”也正在筹建中。
  我们的体会是,当前的民俗研究赶上了国家大力发展繁荣文化的大好时机。在让民俗文化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让民俗文化成为国家发展的软实力等方面,山东民俗研究恰逢其时,山东省民俗学会大有可为,而近年来学会的高速发展也证明了这一点。不过,由于目前学会的经费全是自筹,学会工作主要依赖于大家的义务奉献精神,要想使学会工作长期维持在一种高效运转的状态是有相当难度的。活动经费的短缺,使得我会在协助我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提供民俗文化创意产业的新思路以及国际学术交流等方面也起着瓶颈制约的作用,限制了我会更大社会作用的发挥。其次,我省目前的民俗学人才存在一定的流失现象。目前,我们正在积极寻找创收机会,争取突破资金制约的瓶颈。同时,借助于山东大学民俗学的传统优势,积极从海内外引进高端人才。在2009年下半年,我会在这两方面都取得了一定的实绩。
  目前在民俗学的应用研究方面,山东已经走在了全国的前列。我们觉得,在民俗研究与社会发展日益紧密结合的今天,民俗学者有更多的直接参与社会发展进程的舞台和方式,我们有信心凝聚山东民俗学人的团体力量,在民俗学学术研究与知识普及、旅游规划与开发、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普查与保护、民俗史志撰写、各级民俗博物馆的论证与建设、各地民间工艺品的抢救与保护、民俗文化的产业化转化等方面,做出更多更大的贡献,将山东省民俗学会自身也做成一个强大的文化品牌。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丁玲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